您的位置:天奎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从1983开始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幕后黑手

《从1983开始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幕后黑手

    “美丽的草原我的家,风吹绿草遍地花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晚会进行到了中段。一位穿着蒙古长袍的女歌手站在台上,独特的女中音瞬间征服了百万观众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德德玛么?79年天桥演出,我还去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好像第一次上电视吧?早该请她来了,央视也不道干嘛的!”

    “去把你爸叫来,他最爱听这歌了!”

    这首歌70年代就有了,德德玛将其唱红,她这种风格的歌手很受中老年人喜爱。

    一时间,原本没啥兴趣的父辈们也坐在了电视机前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,德德玛是蒙古族的非常优秀的女歌手,而我身边这位,同样是蒙古族的一位优秀歌手,来先自我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又跑到圆桌旁,腾大爷外表粗犷,上电视还挺腼腆,简单跟大家问了个好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采访这位呢?因为他会蒙古族的一种非常独特的唱歌技巧,叫呼麦。呼麦的特点,就是一个人可以同时发出两个声部。我也没听过,现场就请您给我们展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很会调动气氛,“大家安静,安静,仔细听一听,是不是两个声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目光注视,腾大爷拿着麦克风,嘴巴张开,也没见怎么动,忽地就有一股奇怪的,形容不上来的声音发出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的低,好似什么弦在拉扯、振动,又好似源于大自然的一种古老声响,共鸣强烈,神秘苍凉。

    “哇哦!”

    所有观众齐声惊诧,他们听不出两个声部,但能听出这个声音的独特和珍奇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掌声雷动。腾大爷也有点紧张,慢吞吞道:

    “呼麦是阿尔泰山原住民创造的一种歌唱艺术,在国内的蒙古族地区已经濒临失传,只有少数老人才会。我也是偶然吧,跟一位老牧民学的。那么借着这个机会,我希望大家多多关注这门艺术,把它传承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京台大楼的会议室,气氛愈发凝重。

    每当以为他们没有新招数了,结果又冒出一个亮点,还是以前从未见识过的亮点。

    “剑走偏锋!绝对的剑走偏锋!”

    一名编导忽地大声道:“不用担心,他们支撑不了一整台晚会。我们才是堂堂正正,我们才是王师!”

    “不,虽然形式上创新取巧,但节目质量也很过硬,像德德玛,我们都知道这个歌手,可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邓在君的声音戛然而止,她看到屏幕里灯光暗下,并打出了一行字:

    “舞蹈《雀之灵》,表演者杨立萍,中央民族歌舞团。”

    灯光骤然全灭,跟着几束白光射下,轻灵的音乐响起,仿佛有一只孔雀沐浴在月光之中。

    它孤芳自赏,临水照花,翩翩起舞……

    像一潭水,被石子一击,起了涟漪——那只手酥软无骨的颤动着,慢慢波动至全身,时如春水,时如流云。

    美,有很多种。

    那身影看去,先觉柔美,渐渐的,柔美中又透出一种挺拔。

    她的美异常骄傲,异常神气,恰如一只不食人间烟火的孔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被刷新了认知,刚才说剑走偏锋的那位也不言语,瞪大眼睛死盯着电视机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在城区,在京郊,无数观看晚会的家庭里,审美前所未有的无限趋同。

    《雀之灵》之前只在比赛中跳过,第一次较为普遍的展现在观众面前。

    由于精神生活的极度缺失,老百姓看什么都好,尤其西方的器物文化大量涌入,这种民族的东西不怎么受年轻人待见。

    但此刻,都充分感受到了什么叫自然与民族文化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邓在君愈发疲惫,再看到陶金带来的让全场大呼小叫的霹雳舞,看到阿毛大气浓厚的独唱,看到最后的大轴子《英雄母亲的一天》……她也只静静坐在椅子上,一动不想动。

    她赫然发现,央视春晚能比的,只剩下舞台、舞美、演员阵容和覆盖面了。论创意,差远;论亲民,差远;论节目质量,倒是棋逢对手,也是唯一欣慰的。

    但不值得骄傲啊!

    一个占据天时地利人和,一个啥都没有,结果平分秋色,那就等于失败!

    京城的老百姓可不管这些,随着晚会进行,观看人数节节攀升。原本不爱看,不想看,忘记看的也坐在了电视机前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“妈,快来,这小品可有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“奶奶,快过来,哎呀,逗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不断的招呼家人朋友,都为了屏幕里的那位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就昨儿晚上那个,电视演的《昨夜星辰》。”

    “您会唱《昨夜星辰》?好!太好了!您现在就来两句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夜的昨夜的星辰已坠落,消失在遥远的银河↗↘↗↘,这咋变味儿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所有人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这部剧刚播出不久,老百姓都熟,在小品里看着特亲切。而这么一首流行歌曲,偏偏由一个老太太来唱,这种反差就愈发有喜剧效果。

    赵丽容的小品,永远都有新鲜感,像后来的“探戈奏是探戈探戈走”还有“麻辣鸡丝”、“我心永恒”。

    老太太永远不重复自己。

    前段的高潮有《便衣警察》,中段是雀之灵、霹雳舞,到了后段,观众的情绪已到了疲倦期,这小品拎出来正好。

    尤其是后面,那个引发无数弹幕“前方高能”的经典桥段。

    “司马光砸缸!”

    “司马缸砸缸!”

    “司马光砸缸!”

    “司马光砸光!”

    “司马缸!”

    “哎,错咧,错咧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观众眼泪都笑出来了,电视机前的也东倒西歪,“哎哟哎哟,逗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这老太太绝了!”

    “叫啥来着,赵,赵丽容!”

    “赵丽容,记住了!”

    当小品过后,已经11点多了,晚会进入收尾阶段,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。

    一位级别颇高的大领导上台,酝酿片刻,开口道:

    “我呢,是个体育迷,特别爱看足球。1978年世界杯,我记得清清楚楚,国内只转播了两场比赛,一场三四名,一场总决赛。

    堂堂十亿人口的大国,只能转播两场比赛,因为我们外汇紧缺,不可能用在体育比赛上面。

    后来1984年奥运会,我们去了四五个人。人家发达国家都是记者团,实时新闻,我们完全是落后的报道方式,但比以前强了,起码能在现场了……

    又到了去年,我们建成国内卫星通信网。这是高科技啊,以前从京城到新、蒙、藏打不了长途,现在可以打,电报、传真也开通了。

    以前很多地方收不到中央台,现在也能收着了,哦,这是京城台是吧,那我不该说……”

    底下一阵轻笑。

    “到了现在呢,轮到我们自己举办亚运会。

    大家知道,国家财政非常困难,资金还有很大缺口。我站在这里开这个口,臊得慌啊,心中有愧。

    但亚运会要办,还要办好,这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国的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我们跟那些发达国家比,还明显不足,但我们在日渐强大,在一天比一天好。看看这京城,这高楼,马路,立交桥桥,街上跑的汽车,孩子们背的书包……

    建设国家永远不是一蹴而就,它可能需要几代,十几代人的努力。我们今天不行,不代表明天也不行。我们这一代人受的教育低,不代表你们这一代也低……

    有句话叫,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!

    我,先谢谢大家了!”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掌声中带着肃穆,这个环节没有过多的刻意,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随后,主持人上台,十二点的钟声敲响。

    “今夜难忘亲情的感动,今夜难忘真诚的祝福……春节联欢晚会到此结束,感谢观众朋友们的观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四个小时的京台春晚拉上帷幕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邓在君靠在椅子上,承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,暗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看看时间,道:“把还在的都叫过来,我简单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有人应声去了,不多时带进来一屋子人。

    “刚才京台春晚都看了吧?我首先自我检讨,在节目编排和演员选择上有明显不足,忽视了那些有潜质的新面孔。比如那个杨立萍,中央民族歌舞团啊,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,偏偏没有挖掘出来!”

    邓在君敲敲桌子,继续道:“这次算给我们敲了警钟,不要以为全国就我们一家行,能人遍地都是,不一定比我们差。

    我不是批评谁,以后改进就好。行了,大家放松放松,赶紧回去眯一会,我们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忽有人跑进来,道:“导演,打听出来了。我京台的朋友说,是一个叫许非的参与过策划。”

    “许非?他哪个部门的?”邓在君疑惑。

    “没在台里,是电视艺术中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众人一下懵了,居然还不是台里的,艺术中心什么鬼?

    “他以前干嘛的,资历应该很深吧?”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神色古怪,“听说是个年轻人,刚,刚来一年。”

    (还有……)